熱點新聞網 匯聚海量國內、國際熱點新聞

虛假流量羅生門

2019-10-18已圍觀 來源:互聯網編輯:熱點新聞網

關于虛假流量的生意鏈里又多了一枚經典案例,這場“黑吃黑”的騙子對決什么時候拿出來講講都怪讓人好笑的。

一位深圳創業青年找到微博頭部MCN機構蜂群傳媒,選擇其坐擁380w+粉絲的時尚博主@張雨晗YuHan推廣自己的品牌產品。本來抱著滿腔熱血等待自己的電商后臺爆單,不料他發現這條投放視頻內容發出不久后,雖然顯示12.1w的觀看量和成百上千的轉發點贊,但是其店鋪流量基本為0,成交量也為0,唯二兩個領了優惠券的還是對方的工作人員。

氣急敗壞下,創業青年奮筆疾書爆料了蜂群傳媒,結果上演了一出“羅生門”。

“爆紅”視頻0下單

創業青年說:他大開眼界,發生的“戲劇性”的一切刷新了他的三觀。辛苦花3年打造的科技產品本想造福社會(順便賺賺錢),甚至史無前例的發放了優惠券,結果耗費近5w成本做營銷打了水漂。對方不僅推卸責任,態度還挺橫,他好冤枉,他被騙了。

創業青年的陳述里,透露出他的弱小無助。

蜂群傳媒說:無理可笑,惡意捏造,這種嚴重侵害名譽的事情他可是會報警的!合同里明碼標價的28500元拍了視頻,3070元做了流量,訂單轉化率與他無瓜。他為客戶盡心竭力,仁至義盡。

蜂群傳媒的陳述里,表現他的敬業與清白。

微博說:他立刻暫停了事件里博主的商業接單功能,積極查清真相,順便展示了今年打擊非法刷量獲利的豐功偉績。

微博的陳述里,強調了他保衛網絡平臺健康的使命。

甲方創業品牌、乙方MCN公司、平臺,三者的話我們要相信誰?顯然大家都在避重就輕,誰心里都有鬼。

猛一看這又是一起虛假刷量的例子,一點不新鮮。實際上,這正好生動展現了一次中國式MCN機構運作的過程,以及甲乙雙方以及平臺三者的服務關系。

簡單來講,MCN(Multi-Channel Network)是一種網紅經濟運作模式,最早來源美國Youtube,它上游整合孵化各類自媒體賬號,下游尋找推廣平臺,扮演著“經紀公司”的角色。

2016年短視頻內容井噴,隨之而來的創作和變現天花板讓“中國式MCN”運營模式出現。熟知的一些MCN機構像:泛娛樂的大禹網絡、內容+電商主打生活方式的一條、以商業為出發點的洋蔥視頻、綜合品類互動營銷的蜂群等等。

雖然這個舶來品概念來的晚,但在國內發展呈現的業態早已比美國豐富多元、分類結構繁雜,形成了“中國式MCN”。

據《2019中國MCN行業發展研究白皮書》的數據顯示,國內MCN機構爆發式增長,截止2018年已經達到5000多家,而Youtube上認證的也只不過200家,且90%的頭部網紅不是簽約就是自己成立了MCN,比如papi醬帶領的Papitube。

以剛才講的“羅生門”事件為例,類似蜂群的MCN機構一方面整合各類自媒體賬號,對接優質內容,孵化像@張雨晗YuHan這樣的新網紅賬號。

MCN幫助這些網紅kol進行內容持續輸出、策劃包裝、尋找平臺推廣、數據引流分析等繁瑣的工作,讓創作者減輕工作量專注于內容生產提高質量。有博主坦言在簽約之前,自己一人做了幾十個人的工作,一個月不出家門是常事,無法持續,MCN的“一條龍”服務解決了這個最大的痛點。

另一方面,MCN機構尋找平臺,成為平臺“認證MCN”,不斷為平臺輸出旗下優質內容。抖音、快手、微博等平臺都開啟過合作計劃大力支持MCN機構。

比如微博,和該平臺合作后,MCN機構可以獲得微博提供的專屬資源扶持和政策傾斜,包括賬號內容推薦,以有效幫助機構旗下賬號增長粉絲、擴大曝光、提升影響力。

據資料顯示最早在2016年,微博短視頻領域與超過200家MCN合作,蜂群就是其中之一,不到一年的時間里,這些機構旗下簽約的賬號閱讀量超過10w的數量提升了118%,單賬號粉絲量平均增長52%,賬號閱讀總量提升126%,視頻播放總量增長超過50倍。

當MCN作為中介連接了kol和平臺,當蜂群牽起了旗下網紅自媒體和微博的小手,大家都是要吃飯的,畢竟用愛不能發電。待這段關系發展的不錯,粉絲量增長到一定數量,內容有影響力時,像深圳創業青年一樣的品牌方就會找上門來投放廣告了。

BUG從這里開始,蜂群接了深圳創業青年的業務單子,為其投放的產品廣告找了旗下的@張雨晗YuHan。創業青年初生牛犢掏出了自己的黑科技產品:一款價格500塊貼在肚皮上就能解決姨媽痛的神器。(但凡痛過姨媽的姐妹們此時都會一臉微笑)

簡單在網絡上搜索后不難發現,這家產品的公司名為香港錦南科技有限公司,號稱其獨創的EEFIT量子感應傳導技術和設備,可以將任意波長的震動頻率永久性導入物體。

曾賣過標價2980美元促進血液循環的神筆,還賣過能量水,其宣傳片中描述了這款神水的制作過程“無需打開瓶蓋就能將能量封存在來自新西蘭的密封瓶裝水內”。

這和最近網傳的教小學生閉著讀書的“量子波動速讀”騙局有什么兩樣?顯然蜂群后續的操作我猜都是閉著眼睛做的。

蜂群沒拿創業青年的業務當回事,創業青年不懂行,其共同選擇的賬號顯然也是孵化沒多久表現相當平凡的網紅,才有了后來視頻爆紅0帶貨的局面。當然這樣天價、還能把電波打進子宮的暖寶寶誰來接都不好使,在這里還是要特別安慰一下@張雨晗YuHan,并不是你不行。

有MCN機構的工作人員告訴PingWest品玩,雖然MCN的出現讓網紅們少了直接和甲方品牌方爸爸的直接battle,但他們也沒有了選擇權,只能被選,就像@張雨晗YuHan。是否對接品牌,對接什么品牌,這些事MCN會幫網紅們打點,且過程中一家專業的MCN機構是要做篩選和評估的,強扭有風險。

至于出事后創業青年和蜂群都提到的“轉化率”一事,一位MCN運營表示,不同平臺投放目的不同,微博更利于推廣品牌概念和想象,想要帶貨與實際成交量一般考慮短視頻、直播平臺,可以直接掛店鋪入口實現變現,這要求品牌方要清楚自己的目的,MCN機構也要盡心簽好線給對的品牌找到對的人。

數據顯示的@張雨晗YuHan實際可投放單日比例很低

國內MCN機構迅速崛起成就了一批網紅KOL,延長了他們的生命周期,也確實在平臺上輸出過不錯的內容,但野蠻生長的MCN如今也是魚龍混雜,業務能力不好說,各個環節都需要更極致的分工和專業水準,和平臺的流量商業化合作雖然心照不宣但也是虛假繁榮。

這也需要一些正常的品牌和產品來共同撐起這個行業鏈,發揮MCN運作的積極效果。做好了就叫數據維護、推廣營銷、流量變現,做不好就成了一場虛假數據羅生門的笑話。

截止發稿,深圳創業青年和蜂群以及微博的羅生門事件也迎來了他們階段性的結局。

广东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