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新聞網 匯聚海量國內、國際熱點新聞

糟點乍現!《吐槽大會》出品方被列為被執行人,李誕、王思聰加持,竟還不上30萬欠款?公司這樣回應

2019-12-08已圍觀 來源:互聯網編輯:熱點新聞網

時至年底,笑果文化或許有些笑不出來了。

日前,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信息顯示,上海笑果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被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僅為30.1萬元,立案時間為12月3日。區區30萬金額仍待法院執行“催債”,笑果文化怎么了?

不過,在被納入“被執行人”消息傳開后,笑果文化第一時間發布聲明稱,公司在收到判決后一直積極與對方溝通具體付款金額,目前雙方已經就具體金額達成一致,將盡快完成付款。網絡“催債”效率之高可見一斑。

在近年影視圈連番遭遇“限集令”、“限古令”之下,行業不免有蕭瑟之感。而脫口秀卻憑借喪文化盛行、短視頻崛起原因迅速盛行,從《周六夜現場》到《吐槽大會》,在獲取大量流量的同時更成為一種新型的造星模式,李誕、池子等90后段子手隨即脫穎而出。

作為行業佼佼者,笑果文化在2019年完成B輪融資,彼時有報道稱笑果文化估值達到30億元。除創始人葉烽為笑果文化持股34.73%的大股東外,李瑞超(李誕本名)也在笑果文化中持股5.04%。而在2017年首輪跟投中,王思聰的普思資本即已參與,目前持股2.16%。

無論是對司法判決有異議,還是真的囊中羞澀,笑果文化都需正視“欠債還錢”的司法判決。對于笑果文化這筆投資,王校長是否又看走了眼?

笑果文化30萬標的待執行

受益于此前王校長陷入“薛定諤的老賴”處境,吃瓜群眾們對“被執行人”和“失信被執行人”的科普已經比較熟悉。此次笑果文化尚未淪為失信被執行人,不過被列被執行人,一方面意味著官司敗訴,另一方面也意味著未及時履行法院判決。

日前,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信息顯示,上海笑果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被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僅為30.1萬元,立案時間為12月3日。

券商中國記者自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今年10月,笑果文化與一家視頻制作公司(鑫麟文化)的承攬合同糾紛二審判決落地,二審上海市二中院對一審上海市黃浦區法院的判決結果予以維持,判決笑果文化向該公司支付27.50萬元項目尾款,并支付違約金及律師費損失。從金額上來看,與此次執行標的金額相對接近。

在被納入“被執行人”消息傳開后,笑果文化第一時間發布聲明稱,公司在收到判決后一直積極與對方溝通具體付款金額,目前雙方已經就具體金額達成一致,將盡快完成付款。網絡“催債”效率之高可見一斑。

從判決書來看,雙方因拍攝《周六夜現場》節目樣片片頭視頻產生糾紛,鑫麟文化認為其按照笑果文化確認的執行腳本所拍攝制作的視頻,符合合同約定的質量標準,要求笑果文化支付尾款。

笑果文化則以鑫麟文化最終拍攝完成的視頻在運鏡、場景、明星和卡司的服化等各方面質量低下,不符合《周六夜現場》節目的藝術標準,且遠未達到笑果文化預期等為由,拒絕支付合同尾款并反訴主張解除合同、退還之前已經支付的合同款項。

在二審上訴請求中,笑果文化強調,笑果文化作為一家致力于脫口秀內容制作與傳播、市場口碑良好的專業綜藝文化公司,一直以來都以追求內容精品、藝術審美為宗旨。對于涉案這款視頻,笑果文化并非吹毛求疵、惡意找茬,進而達到拖欠尾款的目的。相反,笑果文化支付了更多的費用聘請第三方重新制作視頻,“質量高下立見”。

對此,一二審法院均認為,對視頻制作藝術水準以及時尚度的判斷難有統一的標準,難免帶有主觀色彩;拋開雙方合同的約定,單純以一方當事人的認可作為最終標準,則就無所謂標準,將致使雙方權利義務嚴重失衡。

此外,由于工作人員所稱“我們葉老師比較意向化,他腦海里有一個自己的世界,我們領悟不到他的”、“我們現在沒辦法討論這個問題,因為我沒有辦法給你一個標準的答案”等表述,也是法院未能支持笑果文化的證據之一。

資本寒潮下估值逆襲

在近年影視圈連番遭遇“限集令”、“限古令”之下,行業不免有蕭瑟之感。而脫口秀卻憑借喪文化盛行、短視頻崛起原因迅速盛行,從《周六夜現場》到《吐槽大會》,在獲取大量流量的同時更成為一種新型的造星模式,李誕、池子等90后段子手隨即脫穎而出。

作為近年來風頭無兩的年輕態喜劇文化產業公司,在2017年因《吐槽大會》而風靡全網之后,笑果文化陸續推出《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冒犯家族》、《吐槽大會2》等,多成為爆款節目,這也是笑果文化此次被列被執行人令業內猝不及防的主要原因。

天眼查信息顯示,笑果文化成立于2014年5月,創始人、董事長、第一大股東均為葉烽,也正是上文所提及的“葉老師”。聯合創始人、CEO賀曉曦持股6.7%,聯合創始人張瑛婕持股5.04%,而曾經頭頂粉色染發的李誕,也以李瑞超的本名出現在股東名單當中,持股比例同為5.04%。

從定位來看,笑果文化是“一個喜劇脫口秀內容提供商”,旨在培育新的脫口秀藝人并孵化新的更高勢能的喜劇脫口秀類節目,并以覆蓋全渠道的大型喜劇脫口秀衛視綜藝節目、網絡綜藝、網絡 大電影以及動漫形象、大電影內容開發的內容產品和IP為核心,努力開拓線下脫口秀表演的產品類型。

無論是西方的Stand-up Comedy,還是本土化的脫口秀,在2017年之前,國內熟悉的人并不算多。笑果文化的崛起對脫口秀市場頗有布道效果,這也讓其在走紅后迅速得到資本的青睞。

天眼查信息顯示,笑果文化歷經多輪融資,游族網絡、南山資本紛紛投入資金。有消息稱,笑果文化最近一輪估值(2019年4月)達到30億元。而王思聰的普思資本在pre-A輪即已加入,目前持股2.16%。

2018年3月底,游族網絡發布公告稱將持有的包括笑果文化在內的四家公司股權出售,彼時游族網絡以600萬元的價格轉讓笑果文化1%的股權,被業內認為是“賤賣”。而笑果文化2017年1.82億元營收、1707.49萬元的凈利潤,也出乎業內預料。在脫口秀火速崛起之際,這個行業是否真的賺錢,也被打下一個疑問號。

對此,笑果文化CEO賀曉曦對媒體表示,雖然數據肯定經過了雙方審計,但是財務年度計算的方法不一樣。笑果文化從2017年開始進行常態化運營,賀曉曦對此評價稱:“我們公司正常運營一年,收入1.8個億,我覺得對于一個新公司而言還挺好的,體現了成長性?!?/span>

不過,《吐槽大會》并非具有絕對優勢的脫口秀產品。從各個角度來說,《吐槽大會》、《奇葩說》、《火星情報局》憑借各自的視頻網站平臺,都可說是“三分天下”。而在新的節目不斷出爐之際,《吐槽大會2》口碑也無法與此前相比,被“反吐槽”缺乏爆點話題。

被列“被執行人”的消息,就這樣被笑果文化以“盡快付款”的回應蓋過。笑果文化和脫口秀這門“生意”的后續發展如何,市場還將持續期待。

券商中國是證券市場權威媒體《證券時報》旗下新媒體,券商中國對該平臺所刊載的原創內容享有著作權,未經授權禁止轉載,否則將追究相應法律責任。

广东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