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新聞網 匯聚海量國內、國際熱點新聞

【人物】谷歌母公司新掌門皮查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

2019-12-05已圍觀 來源:互聯網編輯:熱點新聞網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田思奇

加入谷歌多年后,出生于印度的CEO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將開始承擔更大的責任。美國當地時間12月3日,谷歌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宣布辭去母公司Alphabet首席執行官和總裁的職務,由皮查伊接任。

“在谷歌工作的這15年,我看到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這種不斷進化的過程就是我們的一部分——創始人常稱其‘令人極度興奮’。”皮查伊在周二的博客中寫道。

帶領搜索、廣告、地圖、安卓系統、Chrome平臺和其他創新業務繼續向前的同時,皮查伊也不得不單獨直面這家龐大科技帝國所面臨的高管性騷擾指控、違規解雇員工、與美國國防部合作的爭議。

與許多在美國科技行業打拼的印度同胞類似,身材高瘦、講話溫和的皮查伊的履歷很典型:從印度的理工科專業畢業,到美國頂尖院校的研究生院學習,然后加入美國的大公司。

1972年,皮查伊出生于印度馬杜賴。他的父親是英國通用電氣的工程師,母親曾是一名速記員。皮查伊從小在金奈的一套兩居室里長大。他曾對《紐約時報》透露說,一家人要和房客一起使用這座簡陋的房子,他會睡在客廳地板上。

雖然生活不算富裕,但皮查伊表示自己兒時有很多時間看書:“我能拿到什么就讀什么。我讀狄更斯的書……打板球,看書——這就是生活的全部。你從來不會覺得缺少任何東西。”

在少年時代,皮查伊也感受到了技術對生活的改變。據《衛報》介紹,皮查伊經常坐上1小時20分鐘的公交車去醫院取母親的化驗結果,但有時會在排隊1小時后被告知結果還沒好,白跑一趟。但在他12歲時,家里終于裝上了電話,只要給醫院打電話詢問化驗結果是否已準備好,就無需白費周章。

“所以我從內心深處看到科技如何改變了世界,我至今仍能感受到這一點。我能感受到樂觀和活力,以及加速這一進程的責任,”皮查伊說。

在印度頂尖工科學校——印度理工學院卡哈拉格普爾校區(ITT-K),皮查伊獲得了冶金工程學位,之后又獲得美國斯坦福大學材料工程碩士學位,以及沃頓商學院的MBA學位。這期間,他與大學時代結識的女友結婚,后育有一對兒女。加入谷歌前,他曾在全球最大半導體設備商Applied Materials和咨詢公司麥肯錫任職。

2004年起,皮查伊逐步開始負責谷歌工具欄和Chrome瀏覽器等業務,之后成為安卓業務負責人,并接管了更多項目。“當我第一次加入谷歌時,我被這個非常理想主義、樂觀的地方震撼了,”皮查伊說。“世界已經不同了,現在有了更多關于‘事情有多難做’的現實主義,我們經歷了更多失敗。但在公司里一直都有強烈的理想主義傾向。”

2015年,谷歌創始人拉里·佩奇宣布公司重組,將皮查伊推上谷歌CEO的位置,自己則專注于統稱為 “其他賭注”(Other Bets)的探索性業務。

盡管已經成為硅谷最有權勢的科技公司高管,但皮查伊并不以高調著稱。在近年接受采訪時,皮查伊更多地談及技術在社會中的引用:

我們對事情的考慮要多得多,我們對所做的事情也更加深思熟慮。但是這里有一個更深層次的東西,那就是技術并不能解決人類的問題,這樣想太天真了。技術是推動者,但人類必須處理人類的問題。我認為我們都過度依賴技術作為解決問題的方式,同時也過度相信技術就是所有問題的根源。

皮查伊曾表示,人工智能需要“聰明的監管”,在創新與保護公民之間取得平衡。他建議參考現有法律管理人工智能,“而不是假設你必須做的每件事都是新的”。

他指出,新法規應該適用于特定的部門和行業,比如醫療和能源,而不是像一些政客建議的那樣,對算法進行全面審查。

皮查伊擔任谷歌CEO的四年時間里,谷歌的股價從2015年9月30日的608美元上漲到了12月3日的1295美元,漲幅高達113%。

與此同時,這家擁有數十億用戶的科技公司面臨的指責和爭議也與日俱增。

2018年5月,因不滿谷歌持續參與存在爭議的美國防部人工智能Maven項目,超過3000名員工聯名致信皮查伊抗議稱:“親愛的桑達爾,我們認為谷歌公司不應該發戰爭財。”

去年10月,《紐約時報》調查稱,2014年,時任谷歌高級副總裁的“安卓之父”安迪·魯賓被女員工指控性騷擾。但谷歌沒有辭退他,而是給出9000萬美元巨額離職費讓他主動離職。此番包庇行為引發谷歌全公司范圍的大罷工。

就在母公司Alphabet“改朝換代”的當天,四名前雇員發起了反擊。他們將向美國勞資關系委員會提起“不當勞動行為”的申訴控告前雇主,自稱被解雇是谷歌對提出意見者的打擊報復。

11月25日,谷歌以“違反數據安全政策”為由解雇了這四人,從而將其管理層和員工間的緊張對峙推向頂峰。谷歌方面稱,這四名員工不當獲取了內部信息并向媒體泄密。

顯然,谷歌面臨的挑戰要比過去20年里多得多,而佩奇和布林則將一切完全托付給了皮查伊。兩位聯合創始人在告別信里說道:

盡管長期參與公司的日常管理一直是巨大的榮幸,但我們認為現在是時候承擔起令人感到驕傲的父母角色了,我們會提供建議,保持對公司的關心,而不是每天嘮叨。

舊金山貝克大道資產管理公司首席投資策略師King Lip也表示:“考慮到皮查伊總體上和藹可親的態度,他是唯一適合講話的人。”

但有報道指出,皮查伊一直不愿正面面對抗議活動。谷歌已經停止了每周一次的全員大會,改為每月一次;員工可以在留言板上討論的內容也遭到限制。

去年12月,皮查伊代替兩位創始人出席了美國國會聽證,回答有關壟斷、政治偏見和隱私保護的質詢。特朗普和共和黨人一直指責谷歌和其他技術平臺壓制保守派的聲音,皮查伊對此予以否認。

當眾議員佐伊·洛夫格倫提問,為什么在谷歌搜索“蠢貨”(idiot),出來的就是特朗普的照片時,皮查伊只給出了籠統的答案,強調這和建立在關聯性與新鮮度等因素之上的運算模式有關,谷歌不會人為干擾任何搜索結果。

但顯然,洛夫格倫對這個回答并不滿意。

相關閱讀:

請愿無果 谷歌員工因公司參與美國防部AI項目集體出走

不滿被谷歌解雇,“感恩節四杰”決定請聯邦政府主持公道

广东时时彩开奖结果